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熱點社會新聞

東莞幕后黑惡大揭秘,傳有整噸黃金藏在香港…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9-4-15 17:59:53 

突發事件!時間:2019年4月10日夜晚開始。

地點:東莞樟木頭鎮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門樓附近。

事件:在觀音山公園門樓附近,一群人動用數輛運輸車,乘著天黑無人,拉磚蓋瓦,大肆施工。有景區員工過來勸阻,他們卻嚷嚷著:這是自己的土地,想怎么蓋就怎么蓋!繼續違規違建的不法行為。

這是怎么回事?朗朗乾坤,居然有人要趁著黑夜去偷偷施工?既然心里無鬼為何不在青天白日去做?這些人究竟什么來路?竟敢這樣無法無天?為何當地相關執法部門不出門制止呢?

   1、違法施工者究竟是誰?來自哪里?

夠膽說“這是自己的土地,想怎么蓋就怎么蓋”,你覺得能是哪里人呢?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位置是樟木頭鎮石新社區,其他社區的人敢到這里來蠻橫違法施工嗎?估計不大會吧。

1999年,樟木頭鎮石新社區村民委員會與觀音山經營方黃淦波簽訂了《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聯合開發合同書》,約定雙方聯合開發觀音山森林公園。同時合同也明確了公園的四周邊界線,確立了經營權、管理權。

在觀音山發展過程中,樟木頭鎮政府及石新社區對觀音山的邊界線故意不予承認,并違反雙方協議約定及《土地法》等相關法律程序,在公園大門口內的筆架山山腳區域批地支持外人違建三家分別占地1000平方米的餐廳(觀音山農莊、仙泉山莊、潮冠坊)、威龍工廠、燒雞場、5000平方米的信鵬彩石場,以及占地約3萬平方米的苗圃場。

然而,針對“占地違建”和“邊界不清”等問題,石新村委會辦公室蔡姓主任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東莞市紀委對此事進行了兩次調查。至于調查結論及其他問題,蔡主任稱“不清楚,不方便透露”。

2、違法施工地點選在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門樓附近,目的何在?

觀音山公園生態環境優美,一直以來遭到當地很多利益團伙覬覦,可以說從簽訂承包經營協議至今,都沒有消停過。

2002年2月左右,東莞林業局的某科員跑到觀音山找到黃淦波,帶話表達他們一個副局長的意思,就是想在不投資的情況下,得到觀音山公園的干股,這其實就是要潛規則黃淦波。那意思明擺著,給干股林業局就和你是一家人,會支持你保護你;如果不給干股嘛,呵呵,后果自己想去吧。

后來,觀音山公園也因為沒有給干股給到這位副局長,結果得罪了自己的“娘家人”,后來的種種事情表明,東莞林業局不僅不支持觀音山公園發展,還積極的和各類黑惡勾結,包括充當劉志庚打手,刁難和迫害公園。

曾經,落馬貪官劉志庚想利用公園外的果樹林對觀音山公園下手,達到無償強奪公園經營權的目的,后雖沒有得逞,卻對公園造成巨大傷害。

公園西側大門外,有一片面積約400畝的果林。因靠近公園的區位優勢明顯,開發價值巨大,2009年時任東莞市委書記的劉志庚指示樟木頭鎮將這塊地給他表弟王某開發房地產項目(而且據說,已經委托某公司為其做規劃)。湊巧的是,當時的西氣東輸廣深支干線管道工程線路恰恰穿過了這片果林。為了讓自己賺取更多非法財富,劉志庚便暗中指使東莞市政府有關部門和樟木頭鎮以種種理由否決環保部已批準的合理線路,強迫中石油工程將線路改為從觀音山公園穿越而過,這樣繞路施工反而增加施工費用。

劉志庚等人故意改變施工路由,繞過果園,穿越觀音山,或可實現他們既趕走觀音山經營者,又無償搶到森林用來開發房地產的目的。可謂一石二鳥,算計得很完美。

后來,經媒體曝光加上觀音山公園保護森林的決心,使得劉志庚等人的計劃只得逞了一半,即強行迫使西氣東輸工程改線,強行穿越觀音山公園,毀壞樹木數千顆,對國家森林公園造成重大損失。

本來,國家林業局有明確法規,任何人在國家森林公園私自砍伐樹木都是違法行為,將受到法律的制裁。然而,國家有些法律法規到了地方上,比如東莞市,往往不被執行,或者被地方某些行政部門懶政導致一些違法行為的滋生。

曾有多名港籍人士也在觀音山公園內興建別墅,這些建筑要么手續不全,要么實際建筑面積遠超土地使用權證所標明的用地面積。

觀音山公園內的別墅,最引人注目的莫過于位于公園佛光路兩側的兩幢別墅。

第一幢別墅始建于2005年,由某港籍人士從別人手中購得(宅基地性質),并于2005年1月取得由東莞市樟木頭鎮城建辦發放的土地使用證。2009年12月,未經國家林業部門和公園批準、同意,該人士強行砍伐了約1.5畝森林,修建起了一幢建筑面積500多平方米的別墅,總占地面積超過1500平方米。

第二幢別墅的宅基地為另一位港籍人士從石新村村民手中購得。1998年,該人士開始在公園內動土興建別墅,并于2002年建成6層別墅一幢。當時只建設了前面主樓3層,隨后在2002年開始,又加蓋建設了3層,并在別墅外侵占公園人行道修建了1000平方米的室內建筑和圍墻院落。

2009年,石新社區的某些領導(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所在轄區)明知道觀音山公園已成為國家級森林公園,在未經公園同意和國家林業局批準的情況下,強行在公園內砍伐近6畝森林,推平山坡約3800平方米,興建了二幢大型別墅,各建筑占地約300平方米共三層,后來因為水土流失嚴重導致山體滑坡而擱置。但是,此幢別墅遺留下來的毛坯構造物,多年來無人拆除。

觀音山自然環境清幽,原始次生林蒼茫連綿,獨具自然生態特色。然而就是在這風景秀麗如畫的自然風光中,卻又出現了多處私建的“豪華墳墓”,遠遠望去很煞風景。

據了解,突出的“豪華公墓”已存在多年,共有5處,最新的公墓建于2017年清明前后,由當地石新村的村民私建而成。占地規模從50至100平方米不等,其中兩個墳墓甚至占地300平方米。

“按照規定,國家森林公園不能私建墳墓,即使他們申請建墳,我們也不可能批準。但近五六年以來,有村民在水庫邊的小路上私自修建鐵門,方便村民進入園內。公園管理者在發現后,對村民進行勸說、制止后,都無法阻止村民進園建墳。希望相關部門能重視這個現象,取締不法墳地,還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一個清靜。”

觀音山存在“豪華墳墓”的現象被媒體曝光后,東莞市林業局辦公室工作人員很快回應:當前正處于前期調查階段,不能透露太多的具體細節。可惜至今兩年多過去了,還沒有調查完,沒有公布處理意見。

除此之外,違建現象也較為突出。2009年信鵬彩石廠在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核心區建廠開業,占地約4000平方米。其建廠未經過觀音山公園、林業部門批準營業多年。景區曾向樟木頭鎮政府、東莞市政府、東莞市林業局等相關部門投訴無數次,均未有答復和解決。

這些事情,僅靠觀音山公園來處理,是完全不夠的,當地政府有關部門的曖昧態度背后或是懶政或是暗中包庇,二者必有其一或兼而有之。

2019年4月10日開始的違法違建施工,相關執法部門至今未有強有力的措施,將其叫停。不知這些政府部門的老爺們,每天都在忙些什么事情?

3、違法施工幕后誰在撐腰?東莞幕后黑惡大揭秘

從東莞政法委網站看到的信息“嚴厲打擊集貿市場行霸、市霸,只是東莞掃黑除惡專項斗爭行動的一個片斷。2018年初,中央部署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后,我市迅速成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領導小組,堅持問題導向、迅速部署、鐵腕出擊、強勢推動掃黑除惡工作,迅速掀起掃黑除惡的強大攻勢,打掉了一批涉黑涉惡犯罪團伙,多項指標位居全省前列。

掃黑除惡,掃出一片朗朗乾坤。2018年,全市刑事立案數同比下降9.1%,命案立案數同比下降25.21%,“兩搶”立案數大幅下降近80%。全市社會治安持續好轉,群眾安全感、滿意度不斷提升,黨風政風社會風氣和營商環境進一步優化。”

看上去很令人振奮。然而,東莞的黨風政風真的好轉了嗎?東莞的營商環境優化了嗎?如果真的得到優化,為何還有人明目張膽的在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門樓處違法施工?也許掃黑除惡只觸及枝葉,而沒有挖出毒瘤根系。若想一個城市真正“掃出一片朗朗乾坤”,就必須將毒瘤連根拔掉,才能達到還民眾清凈世界的效果。

那么,東莞幕后黑惡究竟還有哪些表現呢?

其一:倒臺的落馬貪官劉志庚。

若問落馬貪官劉志庚在東莞造成的“劉毒”有多深,恐怕也很難說清楚了。不過,從他2004年到東莞任職,2011年11月調任廣東省任副省長,后中紀委官網2016年2月4日通報劉志庚正在接受組織調查。劉志庚被查前,其主政東莞時的多位下屬也紛紛落馬。

東莞政經在劉志庚手里都沒有向好發展,反而被貼上“性都”的標簽。劉志庚在東莞從政近八年,甚至還得到了“三禁書記”、“性都正名者”的綽號。

劉志庚在東莞從政期間,為家族人經商,大開方便之門。劉志庚的妹妹、妹夫,他的妻子、親哥、堂弟,也都在東莞注冊有公司。這些人在劉志庚的“特殊照顧”下,都發了許多不義之財。

2017年5月31日,南寧鐵路運輸中級法院公開宣判廣東省人民政府原副省長劉志庚受賄一案,經審理查明,劉志庚收受財物超9817萬元,對被告人劉志庚以受賄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其二:安全退休的“地下市委書記”張繼雄。

東莞經濟下滑的一方面因素,其實就是混亂官場的內斗與內耗。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東莞市的原政法委書記、原市人大常委會常務副主任張繼雄,被東莞市民暗喻為隱形的“地下市委書記”。

張繼雄簡歷:男,1948年8月出生,1970年4月參加工作,東莞企石人,1971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漢族。1999年7月始任東莞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書記,2011年安全退休。

說起東莞市的原政法委書記張繼雄,在東莞可以說是家喻戶曉,人人皆知了。有人曾調侃道:“張繼雄真是橫,市委書記也把控。東莞官場很微妙,對他不能不認熊。”其言下之意是,張繼雄雖然只是東莞市的政法委書記,但大權在握,實實在在過著市委書記的日子,甚至擁有市委書記的實權與風光,在東莞官場里被東莞市民暗喻為“地下市委書記”。

別小看了這個“地下市委書記”!能量大的驚人,有些外省來東莞任職的,就是市委一把手,張繼雄也不會放在眼里。張繼雄自認為是東莞本地人,有老資格,有一幫追隨左右的兄弟,總是目空一切,我行我素。誰到東莞當市委書記,都要先拜訪張繼雄,不然,在任的日子不會好過。可見張繼雄在東莞官場的地位、實權、能量,真是權傾一時,稱霸一方。

如果走進東莞市黃江鎮,你隨便問一位當地人“你認識張繼雄嗎?”當地人會都不假思索地回答:“張繼雄我咋不認識呢?1984年7月—1996年2月,他在黃江當了幾年大官,好事沒有做多少,黃江鎮的經濟建設沒有搞上去,而黃江走私車生意卻越來越火,都說有張大人的保護才能這樣的。”

張繼雄在東莞任職,東莞沾染“黃毒”,被貼“性都”標簽。

據《南都周刊》2009年報道,東莞市曾有過數次大規模的掃黃行動。2003年初,正是張繼雄勢力強盛的時候,因樟木頭鎮娛樂場所涉黃事件被央視曝光引發公眾嘩然,東莞市對全市的娛樂服務場所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清查,大量色情場所被查封;而在此之前的2000年,東莞市也曾在全市范圍內開展了大規模的專項清理整治行動,縮減了上千家娛樂服務場所。

為尋找客源,手機“招嫖短信”被色情服務場所鋪天蓋地的發出,手機用戶只要一進入東莞地界,便會收到此短信。有媒體報道稱,就在2010年初,一位到東莞視察的中央領導收到了色情行業的短信,頗為氣憤。中央綜治委、公安部隨即要求東莞整治涉黃問題。

像東莞這樣“性都”繁榮20載,執法部門豈能不知?如果沒有權力尋租,沒有利益勾兌,沒有某些執法者的“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從業者“不用怕警察”的膽量從何而來?那些被稱作“城市名片”的星級酒店為何能明目張膽地招嫖賣淫?群眾報警舉報后何故石沉大海?

繁榮的色情行業,是許多人對東莞的印象,更有甚者給這座城市貼上了“性都”、“春城”的標簽。這樣的標簽在張繼雄任政法委領導人期間貼上去,他真的是難咎其責!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開始,身為共產黨員的張繼雄開始信仰國外某一宗教,并受其影響而內心極端仇視佛教。隨著2000年東莞觀音山森林公園內的觀音寺重建,觀音山逐漸成為東莞乃至珠三角地區知名的佛教道場。而張繼雄出于個人偏見的心理,對東莞觀音山佛教道場的發揚光大極為忌恨并伺機打擊。

在一個經濟強市里,像東莞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這樣有發展后勁的優秀民營企業,對當地的經濟發展、文化建設都起到了極大地推動作用,更是東莞對外宣傳的一張美景名片,但是東莞觀音山的現實情況及發展推進,卻遠比人們想象的還要曲折的多,殘酷的多。

據樟木頭當地村民說:“想搞垮觀音山的不止張繼雄一人,是一大桿子人。但張繼雄是對觀音山起壞心最早的東莞官員。”

其三:安全退休的前信訪局局長謝國文。

貪官劉志庚已倒臺,得到應有的懲罰。然有兩位曾經鞍前馬后執行劉志庚“旨意”的下屬卻令人意外的逍遙至今。

其中一位,就是已“安全”退休的東莞市信訪局長謝國文。2003年前謝國文曾在東莞宏遠工業區股份有限公司短暫擔任過副董事長和橫瀝鎮書記。2003年11月后,謝國文調到東莞農業局擔任副局長一職,于2007年8月調離。2009年7月,謝國文調到東莞信訪局任局長,兼任東莞市市委付秘書長。同時在東莞市茶文化促進會擔任名譽會長。同時,謝國文還從2010年3月兼任東莞市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委員。2013年9月謝國文局長“光榮”退休。

此人為官“道行”高深,而且頗會享受。還在他任職東莞信訪局局長的時候,他就每天早晨到五星級酒店喝早茶,酒店會給他預留專門的房間。

據東莞知情人說,大家都在關心東莞色情業背后隱藏的 “保護傘”,關心能不能夠打下“老虎”的時候,絕大多數人還不知道這位東莞前市委副秘書長、市信訪局局長謝國文其實就是這“保護傘”的一個爪牙。

東莞民間的說法是,他任信訪局長的時候,在很大程度上,截住了上訪的人,并通過暗箱操作,讓上訪人繼續遭遇不公,讓上訪人控訴的那些壞人繼續逍遙法外。當時東莞每年上訪結案率99%以上,掩蓋了大量的冤假錯案。東莞的許多冤假錯案都與他有關,各類上訪投訴到他那里就石沉大海。誰上訪的厲害,還會遭遇非常規待遇。是他幫政府主要領導擋了很多事情,這也加劇了東莞人民對“劉式政府”(劉志庚執政的東莞年代)的失望。

不僅如此。謝國文在東莞市中心的東城慶峰花園翠湖路12號有一幢占地近1000平米的豪華別墅墅。這么豪華的大宅,憑謝局長當公務員的工資,恐怕自己掏錢購買會比較費力吧?

在豪宅花園里有一顆6米高千年羅漢松其直徑30厘米,據說是從臺灣偷運進來,當年市值就超過百萬,有一顆5-6米高,直徑30厘米的桂花樹,價值幾十萬元。院子里還有一顆龍血樹,直徑50多公分,高6米多,樹齡超過1000年,這可是國家二級保護植物,他從哪里弄來的,這個樹價值多少?錢從哪里來?

謝局長別墅的魚池里養了幾十條錦鯉,每條都超過50厘米長,每條價值都超10萬元。

另外,據知情人透露,謝局長別墅的地下室還飼養了100多只金錢龜,這些金錢龜每只2到3斤重,現在每斤市價5萬元左右。

這些錢從哪里來的?難道,安全退休了就可以安享曾經為官在位時的非法所得嗎?

其四:還沒安全退休的“地下市長”李滿堂。

在每個地方,都有這樣一些官員,他們在某地混的時間太長,雖然沒有當上一把手,但是喜歡呼朋喚友、結黨營私,暗地里的影響力卻是不容小覷。甚至民間有這樣的說法:“在位的不一定說了算數,不在位的說了反而能算數”。

在東莞樟木頭鎮,李滿堂就是人們暗指的“地下市長”。他的所作所為讓東莞樟木頭鎮當地一些老百姓怨聲載道。當地一位老黨員氣憤地說“都是那位被稱作東莞市‘地下市長’李滿堂做的見不得人的事,在樟木頭當了幾年一把手,帶壞了鎮領導班子,還把樟木頭鎮搞得雞犬不寧,讓樟木頭鎮負債累累以后,又拍拍屁股走人了,卻到東莞市里當更大的官了。這個‘地下市長’真是害人不淺!”

李滿堂曾主政東莞東部四鎮,擔任長安鎮黨委書記5年,東坑鎮黨委書記3年,橫瀝鎮黨委書記5年,樟木頭鎮黨委書記4年。2015.05擔任東莞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成員,市人大法制委員會主任委員至今。

據稱說,李滿堂在長安時,變賣國有資產;在東坑時,賭博猖獗;其在橫瀝時,黑社會猖獗。這些年間,其私下操作,賣出了這幾個鎮的不少的土地,中飽私囊。其中李滿堂在長安鎮任職期間,將屬于鎮政府的國有資產,當時價值3、4個億的長安大酒店,以1.1億的低價買入,李滿堂的老婆有35%的股份,其三弟及其他人有65%的股份。到2013年底,因為風聲緊,對外宣稱以0.7億元轉手賣出去了。

李滿堂為官一任,卻成為一方霸主。肥了自己,苦了地方。

2008年8月,李滿堂上任樟木頭鎮書記,2012年11月,離開時負債16億,瀕臨破產,當地官員稱不出奇。

第一財經日報2012年11月份報紙報道“傳東莞一鎮政府,負債16億瀕臨破產,官員稱不出奇”。根據報道內容,文中提到的正是東莞樟木頭鎮,文中稱“對于日前網絡上關于樟木頭鎮政府收不抵債,負債16億元而瀕臨破產的質疑,東莞市政府辦公室,一位官員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稱“不知情”,但他表示,即便樟木頭鎮政府真的有十幾億負債,也不出奇”。李滿堂當時接受媒體采訪時解釋說:“負債問題每個鎮都會有,只是數量多少,壓力程度的差異而已,樟木頭鎮的。況屬于全市中等水平。”

據知情人透露,李滿堂在接受樟木頭鎮的時候,鎮政府財政余額是6個億,而到他離開卻是負債16個億,前后22個億的驚人差額,錢去了哪里?至今成了一個謎。

更有驚人傳說,李滿堂為了怕查賬,竟然指揮辦公室主任和副主任,把鎮上十多年來的單據和賬本全部燒毀,謊稱火災,該兩人都是李滿堂從橫瀝帶到樟木頭鎮的親信。副主任現在已經離職,正主任劉東風調到樟木頭文管局當局長。而最絕的是,他2012年12月離開樟木頭,火災發生在2013年1月,時間點把握得這么好,這么處心積慮的安排就為撇清火災和自己的關系。

單據和賬本被燒一事一旦有調查組介入,必然會露出馬腳!同時,他還有一個醫院護士做了他的小老婆,在香港生了兩個小孩;另外一個姓古的情人也生了一個小孩,最初在香港,后來改名回到東莞某生態城居住。

另據知情人說,李滿堂從2009年到2012年間,在鎮里開發的商業樓盤里以極低的價格,估計是半買半送,到手了十幾間商鋪,然后每月找人去收租,每個月光收租就有十多萬的純收入。

更有驚人爆料說,李滿堂幾年前就在香港購買豪宅,并且在豪宅了私藏了整噸的黃金,并且經常從東莞到香港去享受“隱形富豪”的生活,是個典型的裸官。即使按每克黃金200元計算,整噸黃金就有兩個億的價值,這個金額,能是一個公務員正常收入所得?!

2008年李滿堂調到樟木頭鎮出任鎮委書記后,就很渴望在時任東莞市委書記劉志庚面前留下好印象,做出些突出“成績”。在幾次工作匯報中,他也聽出了書記大人對自己管轄的樟木頭鎮的觀音山興趣濃厚,于是,李滿堂為投其所好,毫不猶豫的加入劉志庚搶奪觀音山公園的團伙,并積極參與了其后的“三項工程”“2.15武裝施工”等迫害觀音山公園的行動。

其五:東莞林業局,潛規則不成反復刁難

因為2002年初沒有潛規則觀音山公園成功,而導致東莞林業局將觀音山公園視為“不懂事”的民企。

2004年起,為了提升品牌價值和管理水平,為當地文化、經濟、社會做出更大貢獻,觀音山森林公園開始著手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準備工作。2005年起公園向東莞市林業局報送了有關申報材料,請求批準和支持。東莞市林業局以沒有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先例等理由不同意申報。其實,東莞市林業局的真實目的,是想通過阻止觀音山森林公園升級為國家級森林公園,為貪官劉志庚操縱吞并觀音山公園提供方便。

2005年3月,公園又向樟木頭鎮政府書面報告有關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情況和面臨的困難,請鎮政府向市林業局報送有關資料,支持幫助公園申報國家級森林公園。但鎮政府也以沒有先例為由拒絕支持,公園前后三次送給鎮政府的整套申報資料均無果而終并消失得無影無蹤。

2005年7月20日國家林業局頒布施行國家級森林公園設立、撤銷、合并、改變經營范圍或者變更隸屬關系審批管理辦法,其中第四條規定“申請設立國家級森林公園的,應向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林業主管部門的書面意見。”由于得不到市林業局和鎮政府的支持,公園不得已按照國家行政許可法的規定,直接向省林業局申報,并獲得支持。經省林業局和國家林業局審核,2005年12月23日,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得到國家林業局批準正式成立。

2005年觀音山成功申報為國家級森林公園之后,時任東莞市林業局局長的羅某居然多次跑到省林業局大吵大鬧,要求撤銷觀音山的國家級森林公園的稱號。這事,很奇葩吧?

從2006年到2013年的三次強行收購,東莞林業局也是充當了幕后幫兇角色,而并沒有站在保護生態利益大眾的出發點上幫助觀音山公園。

2015年4月,清明期間,因村民燒香引起的火災,使得觀音山森林公園的大片樹林被燒毀。在公園內建立消防通道及蓄水池是觀音山公園面臨的首要問題。為了建防火通道,2016年12月和2017年3月,公園已向樟木頭鎮政府有關部門提出了書面申請,要求修建防火通道和蓄水池。

觀音山公園管委會負責人稱:“由于公園的所有行政許可申報,政府相關部門都要求提交《林權證》,而發包人石新村怠于履行義務,導致了《林權證》上的使用權人長期未予變更,進一步導致公園無法提供行政許可申報所需要的《林權證》,使得公園開發建設的所有行政許可申報都無法通過。”

“在保護森林生態原則指導下,我們對‘飛云頂’原有道路路面進行了縮窄硬化,并在道路周邊的低洼地域和裸露地塊修建蓄水池,因此這次修建,公園既不破壞林木,又能很好地履行保護森林生態之責。”

2017年12月7日,東莞市林業局對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在“飛云頂”原來的路上進行“縮窄硬化”鋪路和挖水塘,作出東林罰權告字[2017]第213號《林業行政處罰先行告知書》,責令限期一個月內恢復原狀,并且罰款183251.166元。

2018年3月27日,東林罰決字[2018]第6號《林業行政處罰決定書》中寫道:觀音山公園擅自在“飛云頂”(土名)山頭的林地上挖山開路和挖水塘,經鑒定,占用林地面積5970.50平方米,該行為已經構成擅自改變林地用途的違法行為,違法程度較重。

耐人尋味的是,2017年12月5日、6日觀音山存在“豪華墳墓”的現象先后被北京青年報、北京時間等媒體曝光后,東莞市林業局辦公室工作人員很快回應:當前正處于前期調查階段,不能透露太多的具體細節。而當媒體報道后第二天,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就意外接到了東莞市林業局作出的東林罰權告字[2017]第213號《林業行政處罰先行告知書》。

這份經不起推敲的處罰決定,引起國內法律、行政等方面人士的關注。

有國內知名律師認為,根據提供所有的材料分析,本案存在兩個方面問題。首先,公園是不是違法建設?如果道路施工屬于違法建設,那么查處部門不是林業局,而是城鄉規劃局。比如說原來規劃上沒有這條路,那規劃局就要求你恢復重建。但公園原來批復的《總體規劃》有這條路,從法律上講,公園方沒有根本性的違反規劃,因此現在是林業部門做出了行政處罰。

中國政法大學某教授認為,本案中的行政處罰,應用行政法來牽制,這個路原來就有,只是擴展了一下,原來的地是公園的,現在政府部門想搶占,是典型的選擇性執法、報復性執法。政府官員、政府機構與民爭利,利用公權力強行打壓民營企業,限制其發展。

其六:變本加厲!樟木頭鎮繼續圍堵觀音山公園

因為樟木頭鎮政府故意與觀音山公園作對,多棟違建別墅便堂而皇之的在公園重要景點登場,成了有損公園形象的嚴重弊端。同時,觀音山園區內現有8座墳墓,其中7座是近幾年才建的,觀音山公園為此多次投訴,樟木頭鎮政府卻視而不見,置之不理。致使這種壞現象長期存在,大煞風景,成為觀音山公園剔除不掉的弊端,也是承包經營者揮之不去的心病。

當有媒體報道觀音山公園內存在違建別墅和“豪華墳墓”的事情后,樟木頭鎮政府主要領導卻責成觀音山承包人事前不向政府通報,并聲言要整治觀音山。于是來了個下馬威,鎮供電局在炎熱的夏天卻對觀音山公園無故停電40多天。

這還不夠解氣,樟木頭鎮委委員黃育輝帶隊強行到公園山頂水庫“感恩湖”將約一萬立方米的水放掉,不準公園使用該水庫,公園停水,數百名員工和山上18位和尚無水用近幾個月時間。

不夠解氣,還要在傷口上再撒鹽。樟木頭鎮政府的羅偉倫帶領鎮黨委委員蔡偉明、蔡傳勝等人對公園進行強勢圍剿,恐嚇公園員工,指揮黑車和無業人員圍攻公園,尋事搗亂,鼓動無證商販在公園外道路兩旁擺賣香燭等違法行為。

2017年7月份,當地樟木頭鎮委書記周偉森對觀音山公園董事長黃淦波說“如果要調整門票,必須同意鎮的項目—樟洋電廠在公園保護區內開挖280米的天然氣管道及高壓線在公園內施工。樟木頭鎮委書記卻以這種不合法及不合理的要求進行交換和要挾。致使觀音山公園的合理申請再次遭到拒絕,致使當前觀音山公園發展仍是舉步維艱。

2018年3月20日上午,樟木頭鎮政府組織召開全域旅游工作會議。地處該鎮的國家4A級景區,當地旅游行業的龍頭民企—廣東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本應成為本次會議參會的重要企業之一,會前也接到政府部門通知參會,但觀音山公園負責人到會議室門口時,卻臨時通知又不允許參會,在門口被拒之門外,當地鎮政府的怪異行為令人鄙視。

其七:樟木頭鎮的衰落,蔡家“三魔頭”是主要黑惡

樟木頭鎮,其位于東莞市東南部的山區,石馬河貫穿境內,廣深、(京九)鐵路,莞惠公路和東深公路的交匯要地,有450年的悠久歷史,2001年樟木頭鎮被廣東省命名為“麒麟藝術之鄉”,亦被稱為“小香港”。

樟木頭當地的老百姓不無惋惜地說:“今日的樟木頭,除了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還是生機勃勃、欣欣向榮以外,其他的民企都已經風光不在了。你看樟木頭現在冷冷清清的,人都逃離了。”

也有人說:曾經的“香港后花園”樟木頭鎮昨日的繁榮,今天也已經不復存在了。其光環的滑落以東莞“地下市長”李滿堂主政樟木頭鎮為主要原因,也與樟木頭鎮政府御使的“蔡家軍”有關聯。

樟木頭鎮政府里的“蔡家軍”,大多樟木頭鎮人都知道。“蔡家軍”老大叫蔡偉明,有人暗地里叫他是樟木頭鎮的“地下組織部長”,長期掌控著樟木頭鎮政府的人事安排和大小事。蔡的家人打著蔡偉明的旗號,明目張膽的大小都撈,撈了很多錢,還把存款都轉移到國外。

“蔡家軍”的老二叫蔡傳勝,當過樟木頭鎮的鎮委委員。蔡傳勝這個人生來就詭計多端,老謀深算,人人都對他提防著,深怕被他冷不丁到咬一口。蔡傳勝還是劉志庚的“小馬仔”,是李滿堂手下的“大馬仔”和得力干將,壞事做盡,讓人當地老百姓恨得咬牙切齒。

“蔡家軍”的老三叫蔡樹生,別看他只是個村官,年齡也不大,但上躥下跳的能力卻不能小覷,害人不淺的事也不少做,在石新社區,他是一手遮天,是劉志庚、李滿堂一伙搶奪觀音山的“急先鋒”,處處沖鋒陷陣,他就是一個十足的“村霸”,村民們都敢怒不敢言,任由他去禍害。

4、保護綠色生態、弘揚正氣,任重而道遠!

回顧觀音山景區近20年發展歷程,既要發展建設,保護好國家森林公園的一草一木,又要直面當地政府的各種潛規則和強行收購、違法施工等;既要想辦法生存下去,又要想著恢復東莞嶺南文明重要發源地的榮光,不遺余力的舉辦各種文化活動,為當地群眾和廣大游客提供文化享受;作為旅游行業的民企,既幫國家解決了大量就業,又為當地旅游相關行業帶來經濟收益,促進了當地經濟的發展,為東莞乃至全國森林旅游開發呈現了極佳的樣本!

東莞有這樣的優秀民企,東莞政府上下本應大力扶持和樹立為典型才對。誰能想到,觀音山公園這么多年,居然不斷受到當地政府中一些敗類貪官的打壓,舉步蹣跚,砥礪前行。若不是發心堅定,根本堅持不到如今呀!

中央領導指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表達了黨和政府大力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鮮明態度和堅定決心。2018年11月1號中央領導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強調“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 支持民營企業發展并走向更加廣闊舞臺”,“要不斷為民營經濟營造更好發展環境,幫助民營經濟解決發展中的困難,變壓力為動力,讓民營經濟創新源泉充分涌流,讓民營經濟創造活力充分迸發。”

建設生態文明是關系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功在當代、利在千秋,關系人民福祉,關乎民族未來。

綠水青山既是自然財富、生態財富,又是社會財富、經濟財富。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必須堅持和貫徹綠色發展理念,平衡和處理好發展與保護的關系,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堅定不移走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

中央重大部署!2019年“掃黑除惡”新攻勢

2019年1月28日,中央政法委秘書長、全國掃黑辦主任陳一新主持召開全國掃黑辦第5次主任會議,認真學習貫徹在中央政法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審議一批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重要議題,研究近期掃黑辦工作。

今年是專項斗爭的中期,是承上啟下的關鍵之年,是黑惡勢力企圖隱身變色、躲避鋒芒的“蟄伏之年”,也是掃黑除惡難度累積、瓶頸顯現的“攻堅之年”。掃黑辦務必認清形勢,明確今年專項斗爭工作目標任務:

——目標要求上,圍繞“一年打擊遏制、兩年深挖根治、三年長效常治”的目標要求,緊扣“深挖根治”這個階段性目標要求。

——重點任務上,明確“三個緊盯”,即緊盯涉黑涉惡重大案件、黑惡勢力經濟基礎、背后“關系網”“保護傘”不放。

——主攻方向上,推動打擊“顯性”黑惡勢力向深挖徹查“隱性”黑惡勢力及“保護傘”延伸;打好偵查抓捕“攻堅戰”向打好起訴審理“法律戰”延伸;打擊懲處涉黑涉惡犯罪向鏟除黑惡勢力滋生土壤延伸;依法嚴打向打擊與整治并重延伸。

在目前全國上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打擊黑惡勢力犯罪和反腐敗深入開展的情形下,東莞樟木頭鎮某些人受人指使,不聽勸阻公然在觀音山國家森林公園搞違法違紀,目無黨紀國法,明目張膽頂風作案的行為,真是令人憤慨!

人民群眾迫切呼吁:深挖嚴懲東莞隱形貪官,切除東莞健康發展的毒瘤,還東莞發展的碧水藍天,還東莞人民自然美好的生態環境!

(文章來源:網友供稿)

相關文章:
北京pk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