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教育曝光臺

投訴學校違規補課收費 贛州一學生遭勸退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7-9-20 9:29:27 

連續投訴學校補課收費的舉報信發出之后,江西省贛州市于都縣16歲少年劉文展的人生軌跡發生逆轉。

截至今天,本應讀高二的劉文展已在家待了十多天。

新學期開學前,一條時任班主任賴晏斌發給劉文展母親張春華的微信顯示:“接到學校通知下學期不接受劉文展的報名,請換一個學校。”

劉文展不明白,學校怎么知道舉報信是他寫的?接到舉報為何不改正反而由班主任對其勸退?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赴當地調查。

今天,涉事學校于都實驗中學的負責人稱,勸退劉文展,系班主任個人行為,已向劉文展家人道歉;校方正做工作勸劉文展返校。于都縣教育局方面稱,于都實驗中學確實存在違規組織學生有償補課行為,曾下令整改;教育局“未泄露舉報人信息”。

記者采訪時,于都縣教育局、于都實驗中學均口頭強調“劉文展疑似存在心理問題”,但均未拿出證據。對此,劉文展堅決否認。

舉報學校違規補課收費被“談話”

2016年9月,劉文展以中考580分的成績(滿分780——記者注)入讀于都實驗中學。

于都實驗中學系當地一所包含初中部、高中部的民辦學校。該校校長王南昌稱,于都實驗中學1300多名同批次學生中,劉文展中考成績排名年級第20位,屬學校“免費生”。

一份該校與劉文展于2016年8月簽署的協議書顯示,學校免收劉文展高中3年的“學費、學期內補課費與資料費”。

第一封發至國家信訪局網上信訪信息系統的舉報信,是在今年3月7日。

劉文展在這封信中稱,于都實驗中學存在周六上午及周末全天的收費性質補課行為,他曾于高一上學期及高一下學期初在其他網絡渠道舉報,但時隔半年,學校依然在補課。他認為,于都縣教育局不作為,并懇請贛州市教育局及以上部門明察。

幾天后,劉文展所在的高一(10)班班主任賴晏斌單獨找到他,指著一個電話號碼問是否是其父親的。劉文展稱是自己的。

隨后,班主任的話題轉向了最近學校接到舉報。劉文展愣了一下,感覺自己舉報的事暴露了。他回憶道:“那天,班主任給我做思想工作,希望他改正。”

“學校是怎么知道舉報信是我寫的?被舉報后為何不改正反而來做舉報人的思想工作?”劉文展說。

隨后,他“憤然”在網上寫了第二封舉報信。

劉文展用“檄文”來形容這封信:投訴學校違規補課以及收買舉報人信息;縣教育局出賣舉報人信息,且對于都實驗中學違規補課以及收費情況放縱不處理。

劉文展的本意是希望贛州市教育局督促其改正,他沒想到贛州市教育局將此次投訴直接移交至于都縣教育局處理。

對處理的結果,他“并不滿意”。

學校曾違規補課收費

今年3月16日,于都縣教育局首次對劉文展的舉報予以答復。

這份《關于反映實驗中學違規補課及收費等信訪事項的答復意見書》顯示,于都縣教育局調查核實認為,于都實驗中學組織周末補課問題“基本屬實”,但收取補課費“與事實不符”。

該調查結果稱,該校于20162017學年第一學期開始至被調查時,組織了全校各年級學生周六上午上課,高中各年級還安排周日上課,其中初一、初二年級周六主要安排閱讀、寫作等興趣小組活動課,周日無安排;高一、高二年級周六、周日主要安排一周一練。

同時,該校20162017學年第一學期末向學生預收了1000元定位費(開學后抵新學期學費),未另收取補課費。

對這一說法,劉文展“并不認同”。他稱,每學期末預收的1000元定位費,其實分為兩部分:其中定位費只有600元,另400元即“補課費”。他稱,此前,班主任賴晏斌收取時曾這樣講過。

今天,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向賴晏斌求證,但在于都實驗中學,校方稱賴晏斌不在學校。記者撥打其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劉文展還稱,2015年起,對于非“免費生”,于都實驗中學對學生每學期收取4300元學費;今年9月新學期起,上調為4900元。他認為,這是“舉報事件”發生后,學校變相收取補課費。

對這一說法,該校校長王南昌予以否認,稱不存在另收取、或變相收取幾百元補課費的行為。

不過,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采訪時,王南昌稱,學校此前確實存在假期組織學生補課、收費的情況。

一份由于都縣教育局于今年2月9日發布的《關于實驗中學等四所學校寒假補課查處情況的通報》顯示,經查,于都實驗中學高二年級5個班級于今年2月4日至2月10日上課,收取補課費80元/生。

通報稱,該校寒假補課的行為嚴重違反了江西省教育廳《關于切實規范中小學規范辦學行為的若干規定》,收取補課費的行為嚴重違反了江西省發展改革委、教育廳、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關于放開民辦學校教育收費有關事項的通知》精神;責成于都實驗中學進一步加強政策學習和管理、清退違規收取的費用,取消有關評優資格。

校方向舉報學生家長道歉

從發出第一封舉報信隨后被“談話”那天起,劉文展一直不明白,學校是怎么知道舉報信是他寫的。他認為,系縣教育局泄露舉報人信息。此后,他保持著“幾乎每周一次”的頻率,通過線上、線下繼續對于都實驗中學及縣教育局進行舉報。

于都縣教育局對“泄密”一說予以否認,稱調查組未向校方泄露舉報人任何信息。

該局綜治辦負責人肖輝說,教育局信訪工作人員接到舉報后,到學校了解情況,“學校一聽就知道是誰。”

對此,王南昌稱,據校方掌握的情況,劉文展初中階段就曾寫過舉報信。他補充稱,劉文展進校時學習成績好,但隨后一落千丈,上學“經常遲到”,與同學相處不夠融洽,對部分課程上課及作業態度不端,還存在不注意個人衛生、個性偏激等情況。

于都縣教育局調查組一名負責人稱,劉文展個性偏激,或有“青春叛逆期綜合征”,可能存在心理問題。教育局與學校曾請心理咨詢老師對劉文展進行開導。
  劉文展對此予以否認。

劉文展稱,自第一封舉報信發出之后,校方曾多次找其及家人談話,要求他停止舉報。其家人曾勸他“不要繼續舉報”。

劉文展說,即便在8月底接到了班主任的威脅信息,他也認為應舉報到底。

對于這則勸退信息,于都實驗中學稱,系班主任個人行為,未經校方同意。 校方已對班主任予以批評,并到劉文展家中道歉,并多次邀請劉文展到校復課。

對此,劉文展表示,不接受校方私下道歉。他堅持認為,教育局泄露了舉報人信息,自己被勸退系校方打擊報復。他要求,上述單位承擔相關責任,并公開道歉。

劉文展說,自己的夢想是當一名教師,教出思想獨立的孩子。但他不愿再去于都實驗中學讀書,“希望換一個學校”。

來源:中國青年報

相關文章:
北京pk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