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領導藝術

膜拜!孫中山雕像竟是出自這位荊州人之手~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7-7-21 15:21:43 
雕塑藝術在歷史長河中屹立已久,中國已知最早的雕塑作品可追溯到新石器時代。而在古希臘羅馬時代,也出現了眾多制作人像、建筑物外部浮雕的雕塑家。

對于荊州人聶承興來說,雕塑家,這是一個夢想的稱謂。他半世顛沛流離,畢生信念不改,只是為了成為一名雕塑家。今天就要為您講述雕塑家聶承興辛酸而勵志的追夢旅程。

走進位于北京宋莊的聶承興雕塑工作室,濃郁的藝術氣息撲面而來,中西方文化在這一方天地里交融與碰撞。
形態不一、風格迥異的雕塑作品錯落有致陳列有序,而傳統的中國書法、工筆畫,也透露著主人的愛好與情趣。

中長卷發、格子襯衣、身姿挺拔,很難相信眼前這位雕塑家已年過七旬。我們的話題,從客廳最顯眼處的一幅雕塑效果圖開始了。

這件名為《縱橫馳騁》的楚莊王出征圖,是聶承興早年的構思,也是至今依然珍視的作品,因為它承載著自己對故鄉的深情與眷念。

2010年10月,在首屆中國國際銅雕藝術展上,以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國為原型的雕塑作品《夢幻曲》現身,一時引發世人關注。

沉醉于美妙樂曲中的姿態,盡顯音樂家的人體之美,這件獨特的雕塑作品就出自聶承興之手。

巧合的是,聶承興的恩師——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雕塑家曹春生先生,與盛中國是同一批公派留學莫斯科的藝術家。
在曹春生看來,雕塑家用寫實性的人體創作雕塑是冒險的,沒有扎實的寫實功夫,是不敢去冒這個險的,然而聶承興做到了。

這件作品所展現的人體結構的完美完美無缺,每塊肌肉似乎都充滿了節奏。聶承興,這位來自草根的藝術家,用實力贏得了藝術界名流的青睞和尊重。

2011年10月8日,由文化部主辦的百年風云·壯志丹青“紀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美術作品展”在中國美術館隆重開幕。
一座3米多高的孫中山全身雕像立于展廳中央,宛若一座歷史豐碑,佇立于中國歷史最緊要的節點上。
這件作品對于作者聶承興來說,也是藝術生涯中的關鍵之作。從這一刻開始,原為“北漂一族”的聶承興終于迎來了藝術的春天。

如果有人問你,在年近花甲之年時會做什么,你會怎樣回答呢?含飴弄孫,安享天年?閑云野鶴周游世界?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絕大多數人是不會在這個年齡放棄已有的安逸生活,將大半生的名利清零,選擇去做一個“北漂”。
但是聶承興在人生的緊要關頭就做出了這樣的抉擇。年齡,恰恰是他一生中常常忘記的事情。

2005年,聶承興和妻子帶著大半生的積蓄到了北京,在望京租了一套居室,每月租金3800元。經過一番對雕塑行業的市場調查過后,聶承興決定創辦一所一體化雕塑院。
懷著一腔創業激情與對雕塑事業的憧憬,59歲的聶承興在偌大的京城中輾轉,終于在朝陽區北五環外的一個鄉,找到了一塊合適的場地。
并馬上承包下那13畝水塘,隨即請朋友設計了雕塑院效果圖。

找到合作伙伴,一切順風順水。2009年春天,占地11畝的北京中山盛世雕塑院落成,這是集科研、培訓、創作、制作、展覽于一體的藝術中心。

勞苦中帶著快意,這曾是聶承興一生中最躊躇滿志的時光。

這是聶承興離理想最近的一次,也是幻滅來得最突然的一次。一次偶然,聶承興發現合伙人已經私下變更了法人。
此刻,這個雕塑院就像一艘開往藍海的輪船,剛剛啟航,就已經擠上了投機者,作為老船長的聶承興,早已被擠到船舷邊。

“丈夫六十功未立,提刀獨立顧八荒。”這壯烈孤絕的意象,出現在一個半老藝術家身上,在追尋藝術的道路中,聶承興早已把自己變成了一頭悲壯的老馬,此刻,他也到了不堪奔波的年齡。

欲靜而不得靜,欲閑又不得閑。本以為“北漂生活”會以此為終,好在天無絕人之路,在泥濘般的現實里,未曾磨滅的一縷理想之光,奇跡般地又為他照亮了前路。

聶承興在雕塑的藝術創作中,摒棄了傳統的雕塑技法的窠臼,依賴于自己的國畫功底和國學積淀,把民族文化的元素,嫻熟自如地融入創作中,有著自己的個性符號創作語言。

2007年為中國記協新聞大廳外墻創作浮雕《中國新聞》;

2010年為北京魯迅博物館創作《史沫特萊》、為中央文化干部管理學院創作《流動的旋律》浮雕。
在北京再次站穩腳跟后,聶承興惦記著故鄉藝術界的好友。唐明松和陳志啟兩位先生久居荊州,藝術造詣極高,才華卻被業界忽視。
在聶承興的努力下,在朋友的資助下,2013年11月,“藝緣四人行”藝術展在北京皇城藝術館盛大開幕。
高規格的展覽完成了兩位先生多年的夙愿,他們對聶先生寄予的幫助無比感激,而與人玫瑰的聶承興也由此快慰。
藝海沉浮數十年,飽經風霜的聶承興,太懂得無人賞識的滋味。然而外界的紛紛擾擾,從來沒有影響他的立身信念。
人在逆境中保持樂觀,要么緣于對時局胸有成竹,要么,是他無愧于心,可以坦然面對所有磨難。
人生的無常,人情的無奈,他都能坦然的接受。這份從容與曠達,也許和他的成長經歷不無關系。
在那個文化饑荒的年代,少年聶承興獨處一隅博覽群書,作詩繪畫,操琴習武。然而好景不長,受家庭成分的影響,少年的命運被上山下鄉的歷史洪流裹挾著跌入谷底。

人生的黃金十年,聶承興接受了命運最嚴酷的歷練。在公安縣做窯工期間,幫他和泥的黃牛,村里的老人、小孩都成了他的雕塑模特。
這個本該充滿生命中失落的地方,溫情地接受了他,庇護了他。淳樸的鄉親們以樸素的是非觀,熱情接納了這位才華橫溢的年輕人。
從窯工到礦工,聶承興與他所鐘愛的雕塑事業從未有片刻分離。幾年后,大批知青返城,大批工友正式轉正為光榮的工人階級。
唯有聶承興無人問津沒有出路,出身問題成為影響前途命運的最大魔怔。
工友們的友情,是寒意里不滅的溫暖,是終將到來的春天的訊息,更是他對自己的信心。于是,他背起小提琴,帶上一把刻刀,開始浪跡天涯。

聶承興以鋼筆刻名賣藝為生,風餐露宿。一年半時間,他徒步上千公里,足跡遍布湖廣,一路忍饑受凍,卻把賣藝乞討省下的錢寄給在農村的父母。

一路向南奔向廣州,終于見到了他所景仰的雕塑大師潘鶴,先生被晚輩在苦難中愈發鮮明的藝術特質深深打動,毫無保留給予悉心指導。
多年來在藝術的道路上徘徊探索的聶承興,拼命吮吸著藝術的養分。

離開廣州后的歲月里,聶承興又多次返回向大師們求教,直到自己的藝術修為日臻成熟。
這個年代的人,物質和知識不足,意志卻無比堅定。只因懷揣夢想不肯向命運屈服,才成就了藝術家的厚積薄發。

對于這塊親自參與再造的大山,聶承興臉上溢滿了自然之子般的幸福。

歷經近四年的建設,攻克無數技術難題,今年底,這里將成為中國迄今規模最大的環境藝術作品。

一個未曾痛哭過長夜的人,不足以語人生。所謂曠達,也是這樣,必須體味過人生殘酷,才能見到一種風度的不凡。
在追逐夢想的路途中,很多人容易被環境同化,隨波逐流,背離初衷,且不自知。聶承興卻執著無畏,鍥而不舍。
在逆境中從不放棄對精神世界的追求,從不回避對靈魂的磨礪。這樣的人,行走在厚重的大地上,心靈是富足而自由的。

收藏一座城市的榮耀,訴說荊州兒女的驕傲,

《荊州驕傲》第十五季“黃金時代”

明晚(6月19日)8點

荊州電視臺新聞頻道不見不散

相關文章:
北京pk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