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德育文化

網絡文學年產值已達90億元 專家:不能完全用金錢來衡量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7-4-13 19:59:42 

網絡文學,不能完全用金錢來衡量

昨天,第三屆中國網絡文學論壇在南京舉行,來自中國作協以及各省市作協、各大文學網站的網絡作家、編輯、評論家匯聚南京,交流研討網絡文學的新情況、新趨勢。大家的共識是:網絡文學走過20年,成績有目共睹,但問題也日漸凸顯,沉浸于玄幻、穿越,審美能力薄弱,被資本牽著鼻子走,網絡文學亟需提高社會責任和文化擔當。

網絡文學年產值已達90億元

《瑯琊榜》《花千骨》《歡樂頌》《羋月傳》……一大波熱播劇的背后,都有一個網絡文學的IP。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數字出版司網絡監管處副處長程曉龍介紹說,去年底,網絡文學用戶數達到了3.33億,國內網絡文學產值達到90億元。2016年,40家重點網絡文學網站駐站作者數超過1760萬,作品總量達1454.8萬,作品數達到175萬種。

在網絡文學界,江蘇可謂一支勁旅。據省作協主席范小青介紹,目前在全國各大文學網站注冊的江蘇籍網絡寫手達2萬余人,一線重點簽約網絡作者有一千多人,大神級作家有30多位,還有許多作家在百度文學、縱橫中文網、17K小說網、掌悅文學等其他文學網站處于領軍地位。2013年底,中國作協對全國最具影響力的28家文學網站提供的網絡作家名單進行篩選,形成了一份由622人組成的全國重點網絡作家名單,在這份名單中,有65位網絡作家目前居住在江蘇。跳舞、我吃西紅柿、忘語、無罪、天使奧斯卡、方想、天下歸元、石章魚等一大批大神級網絡作家長期活躍于網絡文學一線。另外,更有一大批新生的網絡作家不斷涌現,他們共同構成了江蘇網絡文學的燦爛星空。據不完全統計,江蘇網絡文學會員僅2016年度就累計完成各類文學作品90部,另有200余部長篇作品正在各大文學網站連載,惡魔法則、皇權易天下、少年錦衣衛、君臨天下等十部作品,正在開發游戲產業、制作動漫動畫等,實現了網絡文學IP的多版權轉化。基于江蘇網絡文學的強大實力,論壇上,江蘇網絡文學院宣告成立。

網絡文學需要提升審美趣味

數年前,著名作家麥家的那句“我認為,現在的網絡文學99.99%都是垃圾”刺痛了無數網文作家的心,也觸及了中國網絡文學發展的殘酷現實。網絡文學經歷了近20年的野蠻生長,目前受眾面極為龐大,但良莠不齊、泥沙俱下也是不爭的事實,乃至于一些評論家發出這樣的質疑:當我們在談論網絡文學的時候,我們真的是在談論文學嗎?

“當我們在談論文學的時候,網文作家卻在談IP。”面對網絡文學被資本裹挾的現實,南京師范大學何平教授說,“極端地說,從來沒有哪個時代像今天的網絡時代這樣產生這么許多平庸甚至是垃圾的文學。個人的‘自由發表’并沒有真正實現個性化寫作,很多作品甚至墮落成平庸化復制和書寫的掩體。在這個時候,我們有理由追問:今天網絡文學的詩學規范和詩學底線在哪里?這個問題不解決,中國網絡文學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未來。”

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網絡文藝委員會委員吳長青給記者梳理了中國網絡文學的發展軌跡。他認為,在網絡文學萌芽期,作者隊伍往往由最早接觸互聯網的文藝青年和文學精英構成,比較注重文學審美和文化責任。2003年左右是一個分水嶺,隨著收費模式的興起,網絡文學逐漸演化成一個產業,文學成為發財致富的手段,受眾也演變成泡在網絡上的青少年。為了迎合這樣的讀者群,網絡作家開始熱衷于玄幻、穿越、盜墓、打怪、游戲等題材并愈演愈烈。近年來,很多作家熱衷于炮制IP,整天期待著自己的作品被影視大鱷“青睞”,一夜之間名利雙收。

“之所以寫網絡小說,坦白地講,就是想賺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幾位網絡文學大咖對自己的創作動機毫不諱言,“在我們這個圈子里,沒人把自己當作家,作家這個詞‘太情懷’了。寫作對我們而言,就是一份職業,作品能被發掘成IP,是每一個網絡作家的夢想。”在網絡作家看來,傳統作家那種“十年磨一劍”的工匠精神似乎是一個迂腐的笑話,他們的寫作速度是每小時六千字甚至一萬字以上!

“網絡作家要切實提高自己的文學素養,在扎根現實的基礎上體味社會冷暖。”吳長青強調,“讀者的審美趣味也要提高,要逐漸從不著邊際的玄幻中走出來,真正提升歷史和現實感,這樣才能‘倒逼’網絡作家重續文學的熏陶、審視、載道傳統,強化精品意識,真正創作出經典化的優秀網絡文學作品。”

網絡文學亟需強化文化擔當

“前些天,人家給一個東西讓我看,我一看里面全是在過去一百年間穿越來穿越去的。”論壇上,中國作協副主席、書記處書記李敬澤說,“這不叫搞文學,這叫傷破人心。”

在李敬澤看來,好的文學作品一定要有社會擔當、文化擔當,立足于時代的主流價值觀,從文學自覺走向文化自覺:“我覺得這句話大家一定要記住,就是我們寫歷史的時候,可以有廣闊的想象空間,可以以適合我們通俗文化類型的各種方式去接近歷史,但是我們心里始終要守住一條紅線:牢牢明確我們接近歷史是為了什么——那就是要告訴人們歷史中最有價值的東西。作家們不能只是單純地‘消費’歷史,不能對歷史抱著一種非常輕浮、不尊重的態度。平心而論,這種不良現象在我們的網絡文學中有時還很突出。”

從春秋時期的“詩言志”,唐代的“文以載道”,到五四時期梁啟超、魯迅等新文學旗手想通過文學手段“改良群治”、實現“新民”的抱負,中國文學的發展進程始終和社會、文化、人民血脈相連。當下,網絡文學已經是當代文學版圖不可或缺的部分,網絡文學及IP衍生出的影視劇、動漫、手游等產業正造就著一個“全民”共享、空前廣闊的“文化空間”,在這種情況下,網絡文學參與文化建設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都達到了空前的程度。

那么,網絡文學究竟應當怎樣實現文化擔當、社會擔當?李敬澤強調,網絡文學的高下不能完全按金錢來衡量,作家們要學會說“不”:向一時之利說不,向資本綁架說不,向浮夸說不,向低俗媚俗的炒作說不,向見利忘義的陋行說不。作家們決不能僅僅用金錢來衡量作品價值,要嚴肅認真考慮作品的社會效果,珍惜自己的社會形象。今天,文化的產業化發展,包括IP產業化運營,是現代文化產業發展的必然的規律,這本身沒什么問題。但是,文學是“人學”,是特殊的精神生產,它有它高度的特殊性,不能一味地跟著市場走,這在全世界都一樣。產業發展越是迅猛,從業人員的頭腦就越要保持高度清醒。

相關文章:
北京pk分分彩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