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注冊賬號需要審核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本科院校招生信息

企業參不參與,關鍵看能否收獲人才

編輯:中國教育品牌網  發布時間:2016-9-7 14:47:29 

李華 繪

我國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積極性和程度存在著很大的不足,現有研究多將原因歸于企業培訓成本增加卻未獲應有補償。但通過對281家機械行業企業的調研顯示,企業參與職業教育,更多關注的是獲得技能人才而非降低成本。

企業的有效參與是技能人才培養的重要保障。我國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積極性和程度存在著很大的不足,制約了職業教育質量的有效提升。現有研究多將原因歸于對企業利益關注不足、激勵機制缺乏,致力于化解這些影響企業參與積極性的負面因素,而合作中由技術進步帶來的生產效率提升,從而對企業產生的積極作用卻被忽視。

企業培訓并非全賠錢,學徒工資擠壓或帶來收益

成本與收益是影響企業投資培訓的決定性因素。在完全競爭市場條件下,工人工資等于邊際生產力,企業有可能面臨培訓成本無法得到有效補償的風險,因此降低或者彌補企業培訓成本成為許多國家推進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政策著力點。在德國、瑞士等“雙元制”體制中,通過將學徒工資限定在低于其邊際生產力的工資水平,來確保企業培訓成本有效補償,保障了企業的積極性。

但事實上,不完全競爭市場才是勞動力市場的真實存在狀態。在不完全競爭市場中,工人技能水平的提高在提升邊際生產力的同時,工資卻未能保持同步增長,從而產生工資擠壓效應。不僅可以彌補企業部分或者全部的培訓成本,甚至可能為企業帶來額外的培訓收益。

隨著技術不斷進步,技能水平的提升將成為影響企業培訓動機的決定性因素,企業培訓戰略將逐步向技術技能偏好轉變。這種轉變的進程與政治特征、政策傳統和經濟社會發展階段有著密切聯系。不過對于單個企業來說,企業的規模、屬性、類型等特征決定著企業培訓成本的承受能力以及對技術技能的依賴程度,從而使培訓動機偏好產生差異。

深度參與職業教育企業不足三成,技術密集型企業參與度最高

隨著機械行業的快速發展,近年來技能人才短缺現象日益嚴重,制約了企業戰略的實施和可持續發展。與職業院校開展校企合作,成為許多企業獲得技能人才、提升工人技能水平的重要途徑。

筆者對機械行業13個子行業的218個企業進行了調研。所調查的企業按產權分類,包含國有企業66個,合資企業94個,民營企業58個;按生產要素分類,包括勞動密集型企業104個,技術密集型企業102個,資本密集型企業12個;按企業規模分類,包括小型企業34個(年產值5000萬元以下),中型企業46個(年產值5000萬元-5億元),大型企業138個(年產值5億元以上)。

企業參與職業教育方式和途徑包括:集團化辦學、聯合辦學、董事會、行業指導委員會、教學指導委員會、人才培養方案設計、專業建設、課程設置、師資培養、技能鑒定、提供實習實訓基地、頂崗實習和科技合作等。根據企業調查問卷,筆者將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行為劃分為完全不參與、低水平參與和深度參與三個等級,其中完全不參與=0,低層次參與=1,深度參與=2。

調查顯示,樣本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程度普遍不高,與職業院校低層次合作的企業占總樣本的64.22%,有6.4%的企業甚至完全沒有和職業學校合作過。

從各類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情況看,合資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水平達到1.42,高于國有企業的1.04和私有企業的0.96;技術密集型企業參與水平達到1.52,高于勞動密集型企業的1.01;大型企業參與水平達到1.34,高于中小型企業的1.04。

與降低成本相比,企業參與合作更注重長遠發展

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動機可以分為成本偏好和技術技能偏好兩種類型。

技術技能偏好可以從“促進企業技術人員的知識更新和整合”“借助外界的科研力量開展技術攻關”“給企業帶來新的技術”“通過提供實習崗位和實訓設備,將企業標準培養納入職業院校人才培養過程”“為正式員工提供在職培訓的機會”5個維度來考察;成本偏好包括“滿足季節性和特殊項目的用工需要”“降低用工成本”2個維度。

對技術技能偏好5個維度進行統計分析可看出,“促進企業技術人員的知識更新和整合”“給企業帶來新的技術”與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行為呈現顯著正相關,表明在技術進步影響下,企業對技術和技能的追求意愿更強烈,參與職業教育的動機也會隨之增強。“通過提供實習崗位和實訓設備,將企業標準培養納入到職業院校人才培養過程”和“為正式員工提供在職培訓的機會”也對企業參與職業教育行為有顯著正向影響,說明與職業院校人才培養有效對接,獲得與技術進步相適應的技能人才是影響企業參與的重要因素。而“借助外界的科研力量開展技術攻關”對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行為雖然有正向影響,但不顯著,這是由于與普通大學尤其是研究型大學相比,職業院校科研能力較弱,企業與職業院校開展技術合作的意愿還不強。

分析結果還顯示,成本偏好的2個維度“滿足季節性和特殊項目的用工需要”“降低用工成本”對企業參與職業教育行為的影響都不顯著。

以上結果表明,整體看,當前我國企業參與職業教育具有明顯的技術技能偏好。追求技術進步,獲得與技術進步相匹配技能人才是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根本動力。而“降低用工成本”等因素對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行為影響并不顯著。這說明現代企業比較具有發展眼光,與降低成本這種短期利益相比,更注重長遠發展。這與眾多研究和政策強調的培訓成本是影響企業參與職業教育行為的重要因素有所出入。

重視企業技術技能偏好,搭建技術技能復合創新平臺

根據產權屬性的不同,樣本企業被劃分為國有企業、合資企業和民營企業三種類型。分析結果顯示,對這三類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行為均產生影響的因素是“給企業帶來新的技術”,這說明不同產權屬性的企業參與職業教育均具有明顯的技術技能偏好特點。而“促進企業技術人員的知識更新和整合”和“通過提供實習崗位和實訓設備,將企業標準培養納入到職業院校人才培養過程”兩個指標對合資企業有顯著影響,“降低用工成本”對私營企業有顯著影響。

根據核心生產要素屬性的不同,樣本企業被劃分為技術密集型、勞動密集型和資本密集型。分析結果顯示,技術密集型企業和勞動密集型企業在參與職業教育的行為均與“促進企業技術人員的知識更新和整合”“給企業帶來新的技術”“通過提供實習崗位和實訓設備,將企業標準培養納入到職業院校人才培養過程”等指標相關,顯示出較為明顯的技術技能偏好。而“降低用工成本”只對勞動密集型企業有顯著影響。

根據企業規模的不同,樣本企業被劃分為大型企業和中小型企業兩種類型。分析結果顯示,“通過提供實習崗位和實訓設備,將企業的培訓標準納入職業院校的人才培養”是推動所有類型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動力。此外,大型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追求還表現在“借助外界的科研力量開展技術攻關”,而中小型企業則更希望通過校企合作對“促進企業技術人員的知識更新和整合”,并且有“降低用工成本”的成本偏好。

以上結果表明,技術技能因素對所有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行為有著顯著影響,而培訓成本對不同類型企業影響不同,其中私營企業、中小型企業、勞動密集型企業顯示出較為明顯的成本偏好傾向,降低用工成本對于這些企業有顯著影響。

基于以上結論,我們對推進企業參與職業教育提出如下建議:第一,重視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技術技能偏好,將職業教育發展納入區域經濟發展規劃,充分發揮產業園、創業園、職教園的集聚優勢,搭建技術技能復合創新平臺,進一步激發企業參與職業教育的動機。第二,重視企業參與職業教育行為差異及其動因,依據企業類型制定差異化成本補償與激勵機制,提高有關政策的針對性、有效性。

相關文章:
北京pk分分彩官网